十项试点改革和九项关键任务构成一套改革

三个方向、两个重点、九个重点任务和十个改革试点,构成了2016年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一盘棋,也将刺激资产证券化浪潮。

2月25日,股市暴跌,但在2月26日稳定市场的过程中,供应方和国有企业改革概念股成为反弹的先锋。

国有企业改革和并购重组已成为2016年资本市场不可忽视的主题。

一年来,国有企业改革顶层设计取得重大进展,“1+N”政策体系基本形成。

2月25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公众透露,将为国有企业改革实施“十大改革试点项目”,并将实施“九大重点任务”。市场普遍认为,今年国有企业和地方国有资产改革将进入深水区,2016年可能作为国有企业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的一年而载入史册。

与此同时,国有企业a股改革迅速成为市场的热门话题。

以10项改革试点24日宣布前夕的市场表现为例,仅11只央企改革概念股就实现了13亿元的巨额净流入,帮助原本疲软的市场实现了V型反转。

回望2014年宣布四大改革时的市场,风国有企业改革概念股在三天内一次上涨10%以上,中央企业的表现远远超过地方国有企业。

据SASAC称,这一次,城通集团和国鑫公司这两家中央企业,率先被确定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试点企业。

然而,城通集团的中储、关昊高新、岳阳林芝等股票再次点燃了市场的热情。

国有企业改革必将成为今年a股最大亮点之一。

第二批中央改革试点项目低于预期。在10个改革试点项目的详细计划没有公布之前,市场对第二批试点项目的名单进行了激烈猜测。

事实上,中粮集团和国开行是首批六家试点公司之一,自宣布以来一直是市场领导者。

这一次,市场预计第二批的名单数量将远远超过第一批,而保利、中化、华润、五矿等央企都在预测之列。

然而,在25日正式宣布时,目前只有两家公司——诚通集团和国鑫公司——被明确选中。

根据SASAC的声明,上述两家公司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试点单位。

相比之下,前中粮集团和国家投资公司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

早在2014年,当第一批试点项目确定后,部分上市公司的股份被转让给诚通集团和国鑫公司,以引导企业进行国有资本运营。

自国有企业改革以来,建立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一直是市场的重中之重。许多专家预测,国企改革将在这个平台上进行。

国有企业如何“理财”也是一个热门话题。

“我们认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可能主要投资于工业,以促进工业发展;另一方面,国有资本经营公司通过股权经营来维持和增加其价值。

更直白地说,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专注于工业投资,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专注于资本运营。

前者在实体经济中,而后者在虚拟经济中。它是以两种不同的方式维护和欣赏价值。

中信证券研究员陈乐田认为。

他还认为,商业类别中完全竞争的公司可能主要是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对于商业范畴的垄断竞争产业和公益产业,国有企业需要在产业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这些企业可能由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主导。

这次选择的两家公司有相似的特点。

它们是SASAC直属的三家资产管理公司中的两家,另一家国有投资公司早在2014年就已经成为首批试点项目。

其中,国鑫公司在2010年成立之初就被定位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

1992年,诚通集团由原物资装备部直属物资流通企业合并而成。

2005年6月,诚通集团被SASAC指定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试点单位,先后接收环岛集团、鲍忠公司等国有企业。

目前,诚通集团有6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国仓储发展公司、广东华宝公司、中国诚通发展集团、关昊高新技术公司、岳阳林芝公司和中冶美利公司。

中信证券认为,诚通的业务是一个完全竞争的行业,其发展相对灵活。这可能是通过资本市场保持和增加其价值的更好方式。

这本身就符合国有资本运营公司的特点。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喜武表示,除了两家试点公司外,试点企业将根据各种改革的特点从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中挑选。试点工作将在试点企业选定和相关条件成熟后陆续展开。

为供应方改革铺平道路、供应方改革、能力削减和国有企业改革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可分割。

国有企业改革也被视为供应方改革的最大障碍。

从去年到今年,从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一年到推进供给结构改革的关键一年,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首先,国有企业十大试点改革方案在时间和措辞上都与供应方改革方向一致。

特别是,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可能在一些“重要领域”进行,而不是在2014年以前的“四大改革”期间市场化程度非常高的行业,如医药和建材。其中的“重要领域”被解释为指向供应方改革的领域。

此外,1月中旬,SASAC召开国有企业负责人与当地SASAC会议,提出要做好2016年的工作,内容也不同于2015年。

这一次,国有资产体系的重中之重从去年的全面保障上升到今年发展质量和效率的提高,积极应对“僵尸企业”成为第二要务,这也体现了“供给侧改革”的主题。

自去年年底以来,中央政府已经表明了清理过剩产能的决心。

李克强总理指出,要消除产能过剩,必须继续坚持扭亏为盈的精神,与深化改革、重组企业、优化升级相结合,严格控制新增产能,淘汰落后产能,优化现有产能。

停产能力也是供应方改革的关键任务。

然而,目前,一半的国有企业处于产能过剩领域,大量僵尸企业占据社会资源。

积极清理僵尸企业意味着国有企业改革不再是供给侧改革的绊脚石,而是开始为供给侧改革扫清道路。

此外,这一改革也提高了对股市借壳重组的预期。

通过资本运营消化产能过剩,极大地推动了中国企业的并购浪潮,无形中提高了现有国有企业对上市公司资产注入的预期。

供给方面的改革决心也成为高层管理人员在十项改革中进行中央企业兼并重组试点的重要原因。

国家行政学院的研究员张春晓认为,今年一系列改革措施的重点是供应方结构改革。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体是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

国有企业改革是一项系统的改革,应该慢而不急,细而不粗。

“十项改革试点”的实施是在第一批试点项目的基础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更加具体。

国有企业改革会继续吗?国有企业改革十大试点项目落地后,国有企业改革无疑将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在25日的大幅下跌中,1000只股票跌入极限,只有47只股票逆市上涨。其中国有企业改革概念股14只,城通岳阳林芝就在其中。

事实上,自今年以来,国有企业的概念股一直很受欢迎。据Wind数据显示,Wind国有资产改革的概念指数从2月15日至24日增长了18.44%,在所有概念指数中排名第一,而与国有企业改革主题相关的其他上海地方重组指数、大型央企重组指数和广东国有资产改革指数也分别实现了14.13%、9.29%和7.97%的回报率。

相比之下,沪深300指数仅上涨5.53%。

然而,国有企业改革概念股的流行也使得许多机构对其后续表现持谨慎态度。

此外,数据还显示,它们都是国有企业的概念股,其中中央企业部门显然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从证据指数可以看出,自2014年以来,中央企业部门的表现优于地方国有企业部门,而在国有企业改革持续升温的背景下,中央企业部门可能会再次反弹。

此外,中央企业的波动幅度小于地方国有企业。

自今年4月以来,中国证券中央企业过去26周的波动性一直低于当地国有企业。

除了回报高于当地国有企业之外,相对较小的风险也是吸引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在绩效方面,中央企业并没有像地方国有企业那样表现突出。

 回顾2014年7月第一批央企改革试点后的60个交易日国企概念股的表现,当时国企改革指数上涨17.7%,而第一批试点央企大都上涨1倍以上,这一表现则令市场对近期的央企概念股抱有极大期待。回顾2014年7月第一批国有企业改革试点后60个交易日的国有企业概念股表现,当时国有企业改革指数上涨17.7%,而试点中的第一批国有企业大多翻了一番以上,这让市场对近期的国有企业概念股寄予厚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