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挪用顺丁峰曾专项资金的两亿跨境金融女童公司被撕毁。

由于顺丰鼎增专项基金信息不透明,涉嫌挪用资金造成流动损失,燕妮近日分拆龙树资本(全称“龙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大柏(全称“北京大柏汇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去年8月,顺丰控股借壳上市,计划筹集80亿元配套资金。八个特定投资者每股35.19元。上市的第一天,公司股东获得了41%的浮动利润。

当时,为了获得SF设定的配额,投资机构努力争取二手甚至太多的手,以至于很多机构不知道自己拿到了多少SF股份,或者从哪里拿到的。

不仅如此,即使投资通过各种渠道获得成功,基金本身是如何运作的?盈亏如何?在许多情况下,很难知道最基本的信息。

龙树资本通过其基金经理北京大柏投资顺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近两亿资金被怀疑被挪用?去年11月,龙树资本认购了北京大白筹集的3.9亿元“顺丰鼎增专项基金”。

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我没想到北京大白在提价前被怀疑挪用了这笔专项资金。他在二级市场购买了大量股票,包括许多科技股。结果,他损失了很多。

增加的时候,顺丁峰增项目只投资了1.9亿元。另外2亿元去哪里了?北京大坝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结果。龙树资本很生气。它直接发布公告,指控北京大白涉嫌挪用专项资金,称“有理由相信北京大白管理的上述资金可能存在类似的严重违约行为”。最后,它标明了公司的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希望与其他投资者联系,共同获取证据,维护权利。

北京大白不甘示弱,立即发布公告,指责龙树资本恶意诽谤。

发布公告的龙树资本(Longshu Capital)由罗江于2011年创立,是最早参与私募股权母公司投资的国内机构之一。截至2016年底,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超过60亿元。

北京大柏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为5亿元人民币,是滋阴控股集团众多子公司之一。

章子怡集团总裁是丽莎,她曾被誉为“最美丽的海外学生美女、新电影明星和跨境金融女孩”。

双方争论的核心是产品“孙凤鼎增专项基金”,这一切都要从孙凤控制的鼎增开始。

2016年5月,在顺丰控股借壳上市和配套资金固定增加80亿元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机构急于通过固定增加成为顺丰的小股东。

龙树资本董事长罗江峰告诉华夏财富王,2016年7月和8月,他从行业消息来源得知,北京大柏将参与顺丰控股的固定增值项目。随后,他联系了北京大白,并于2016年8月与另一方签署了财务咨询协议。

龙树资本将购买7500万元及相关费用(购买费+管理费)375万元的5%,共计7875万元,支付给北京大柏。

并为此投资设立了“龙树资本鼎兴三号私募投资基金”,实际上相当于通过FOF申请顺丰鼎增基金。

北京大白已经为顺丰鼎增设立了7只私募股权基金。

后来,北京大柏将上述资金汇集到其中的一个基金——“顺丰鼎增专项基金”,编号为SM6460。据了解,该基金成立于2016年11月8日,募集资金总额约为3.9亿元。

据华夏财富王获得的资料显示,今年7月28日,“顺丰丁峰增专基金”最终通过“泰达宏利价值增长导向发行663资产管理计划”间接分配了顺丰568.3万股,总金额1.9亿元。

所以,问题来了。剩余的近两亿元在哪里?北京大白在比赛前做了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北京大白没有透露任何信息。

公开信息显示,6月20日,SF鼎增专项基金委托资产评估表显示,北京大白作为基金经理,在二级市场投资3.53亿元(99.49%),收购了西部资源(600139)、国发股份(600538)、中国电力建设(601669)等13家a股上市公司,甚至ST张裕、ST尚普等ST股。

总市值为3.47亿元,增加值为-542.9万元。

7月31日,“顺丰鼎增专项基金”私募股权基金月度信息披露表显示,截至2017年7月31日,基金份额净值为0.857元,基金份额总额为3.92亿元,基金资产净值为3.35亿元,流动损失为5622万元。

私募股权基金最初定位为顺丁峰曾,在参与丁曾之前是否曾在二级市场购买其他股票?这是违反合同吗?谁将承担损失?在双方分裂之后,这些问题成了争论的焦点。

北京大柏投资违约了吗?从双方公告的内容来看,龙树资本认为,在财务咨询协议中,指定合伙基金投资顺丰鼎增项目,在顺丰鼎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投资策略中也规定投资目标为顺丰鼎增项目。

北京大白在与龙树资本的声誉纠纷民事申诉中写道,“公司严格按照顺丰鼎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关于投资范围和投资策略的约定进行投资”,并强调其投资并未违反合同。

然而,在双方签订的私募基金合同中,投资范围、投资策略和投资目标的界定不仅模糊,而且相互矛盾。

在合同中,投资范围规定“基金主要投资于依法发行上市的内资股和中国证监会批准上市的其他股票、私募、购买新股、新三板、债券等”投资策略是“主要投资于市场上知名企业的上市股份(私募),或者通过其他基金和有限合伙企业间接参与项目的上市股份和非上市股份”;投资目标只有6个字“顺丁峰增项目(002352)”。

看到这里,华夏财神爷有点糊涂了。同一份合同中三个类别的定义存在明显的矛盾。这是为什么?为此,华夏财富王找到了相关的监管机构,但他得到的是:他签了什么合同?顺丁峰增专用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为了设定顺丰的增长率,投资目标已经明确。上述投资范围已经扩大。投资目标不同于投资范围。信息不匹配,信息披露存在缺陷。

事实上,北京证监局今年8月向北京大败发出警告信,称北京大败的定增系列基金、大败一号股权投资基金等私募股权基金产品不严格遵守合同规定的信息披露义务,不符合《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

罗江峰表示,北京方面此前曾表示,将投资一些固定收益产品,如货币基金或央行反向回购债券,但他仍不明白自己为何用这笔钱购买高风险股票,甚至是科技股。

投资者应该怎么做?作为投资者,该基金被挪用并赔钱。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如何停止损失?毫无疑问,这已经成为包括龙树资本在内的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

监管机构告诉华夏财富王,在这种情况下,龙树资本(Longshu Capital)等投资者可以将北京证监局的整改警告信拿到北京大白,要求提出整改时间表。如果北京大败仍拒绝关注,可以继续向相关监管机构投诉或向法院提起诉讼。证据确凿,可以让基金经理北京大白承担责任。甚至可以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代替基金管理人,基金管理人可以获得参加会议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的批准。

骆江峰则称,他们目前已联系到近50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要求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要求北京大白应该公开基金成立以来的所有数据,包括真实的投资情况、顺丰定增到底有哪些投资人投进去了等等信息。罗江峰表示,他们已经联系了近50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要求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要求北京披露基金成立以来的所有数据,包括投资者顺丰鼎增投资的真实投资情况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