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外卖更名倒计时

代理事件顺利结束后,整合百度收购的关键时刻的饥渴似乎又发生了变化,由此引发的浪潮也一波接一波地高涨。

2月8日,记者从熟悉百度饥饿状况的人士处获悉,百度外卖已经开始在一些城市取消渠道经理,更名计划也已提上日程,许多高管已经低调离职。

饥饿面条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徐浩表示,在购买百度外卖时,饥饿面条将向百度外卖投入资金、流量、人力等资源,以支持百度外卖做大做强。为什么被收购的百度外卖代理继续被完全取消?然而,在百度外卖名称完全整合的背后,整合困境也日益突出。

尽管因取消增持订单而被百度放弃的百度外卖此前高调成婚,但最终裁员和高管持续离职的结局还是到来了。

2月8日,百度外卖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百度外卖最近再次取消了一些城市频道经理。

据记者了解,这是百度外卖自今年1月29日宣布取消北京总部城市经理以来,第二次取消郑州、Xi、贵阳、南宁等渠道的城市经理。

据此前消息,饿瑶对100多名百度快递渠道城市经理进行了多次裁员,最终留住了约35名渠道城市经理。

几乎与此同时,一些百度外卖高管相继离开。

所有这些都可能是百度外卖高管不断从饥饿变成饥饿的原因。

据数据显示,去年9月8日,百度收购首席技术官耿严昆离职后,9月15日,饿瑶调整了百度收购高管。百度收购前CEO龚振兵被宣布调任百度收购董事长,魏海被任命为百度收购新任CEO。戴邵伟、崔戴瑞和范姜是百度收购的前高级技术人员,他们仍然负责技术领域。

据了解,百度外卖订单正受到严重影响。

上述知情人向记者透露,除了来自代理城市的订单严重下降之外,百度外卖食品在北京的订单量也在下降,因为现在百度外卖食品没有直接的物流团队,主要依靠代理团队和众包团队,这不仅增加了管理难度,也极大地影响了配送效率,投诉率明显上升。

业内一些人士告诉记者,百度被饿瑶收购后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冲击,活力大幅下降。然而,在饿瑶对百度收购的肆意而无目的的调整下,饿瑶最终将陷入整合的僵局,其未来发展前景也令业界担忧。

另一位知情人士直言,在百度收购整合过程中,不仅百度收购的管理发生了重大变化,合作业务也改变了方式,未来市场份额将大幅下降。因此,百度外卖将更难与百度外卖合并,以引领外卖市场。

改名迫在眉睫,让我更饿更头疼的是改名。在阿里部门饿了,我不能接受百度外卖的标题。

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自2018年初以来,饿瑶已经开始研究更名,尽管他们已经研究了几轮计划,但尚未最终敲定。

“但它肯定会在今年5月10日前敲定,因为这一天是百度被收购的周年纪念日,饥饿永远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上述人士坦率地告诉记者,他们实际上在收购当天就有了这个想法。

根据当时的数据,张徐浩在宣布收购百度收购的当天表示,百度收购的名称可能会在未来发生变化。

另一方面,百度不希望百度外卖继续使用这个名字,因为百度外卖已经卖了。

2月9日,记者打了几次电话,想知道是谁对裁员和高级管理层辞职负责。然而,截至发表时,记者没有对此事作出答复。

“虽然收购期间有人说要打造一个新的高端外卖品牌,但从最近的发展结果来看,百度外卖似乎仍处于不信任的领域,随时都可能面临重大变化。

”另一名观察者对记者说。

“双品牌”质疑“虽然有人说饿瑶在收购百度外卖时提出了打造双品牌的发展战略,但在百度外卖遭遇多次裁员和高层出走后,未来如何发展似乎仍然存在很大问题,更不用说饿瑶未来的双品牌发展战略了。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根据饿瑶此前收购百度的数据,在收购百度收购时,张徐浩表示饿瑶会将资金、流量、人力等资源投入到百度收购中,支持百度收购做大做强,从而大大改善用户体验。

为此,去年底,饥饿面条和百度外卖联合发布了第一个外卖食品容器标准。张徐浩曾公开表示,百度对外销售饥饿面条为发展中高端市场提供了一条途径。

“饥饿的人们正在对百度的收购展开激烈的斗争,并导致订单量严重下降。这肯定会影响《饥饿的人》之前的双品牌计划。

”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百度外卖品牌遇到发展困难,肯定会让百度耗资5亿美元的外卖食品白白浪费。

根据之前的数据,百度的外卖售价为5亿美元,百度打包的进口资源流量定价为3亿美元,因此总购买价格为8亿美元。

这8亿美元中2亿美元为现金,饿了么增发股份3亿美元,交易完成后百度占饿了么股份5%,剩余3亿美元锁定期5年。

此外,百度的外卖品牌已经为饥民保留了18个月。

“鉴于百度18个月的品牌收购使用权已经超过一半,渴望快速见效的人最终将不得不对百度的收购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一些观察家告诉记者,正因为如此,刚刚被收购的百度收购,再次陷入整合的发展困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