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部称谁来照顾保护政府债务的普通人

3月7日,中国财政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中外记者有关问题。

财政部表示,截至去年底,政府债务比率为36.2%,这可以完全保证不存在系统性债务风险。

然而,更多的信息表明,从对债务的恐惧到高负债,中国家庭的债务风险已经变得突出。

3月7日,中国财政部在北京美狄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新闻发布会。财政部部长肖杰、副部长史耀斌和林静回答了中外记者就财政改革和金融工作有关问题提出的提问。

肖杰表示,根据中国预算法的规定,政府债务的范围是明确的,包括中央政府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以及截至2014年底已经清理筛选的政府债务存量。

至于为什么把重点放在2014年底,那是因为中国从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新的预算法。

根据上述概念,到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将达到29.9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

其中,中央政府债券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除以国内生产总值)为36.2%。

萧杰表示,政府债务利率预计在未来几年不会有显著变化。

与2017年相比,即与我刚才向你们报告的数据相比,中国政府未来几年的债务风险指标水平不会发生显著变化。下一步将继续采取措施,加强和规范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这可以完全确保不存在系统性债务风险。

与政府债务相比,中国家庭债务的风险更加突出。

一些调查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家庭的杠杆率逐年上升,从2006-2016年的11%升至45%,2017年9月底达到50%左右,10年内增加了三倍。

债务积累的速度令人担忧。

由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形势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不稳定,所以热爱存钱、害怕债务和谨慎消费…这是老一辈中国人的生活理念。

但现在,中国人财务状态已经从怕欠债转变到高负债。但现在,中国的金融形势已经从对债务的恐惧转变为高债务。

在这个过程中,一栋房子毁掉两代人的现实已经成为共识。

据《澎湃新闻》3月6日报道,上海白领王女士于2016年在长风公园附近购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公寓,总价近1000万元。这对夫妇的月供款超过3万元,接近家庭的月收入,通常需要父母的养老金支持。

北京34岁的李先生哀叹这对夫妇不得不每年偿还他们买的房子20万元。

一个六口之家,两个孩子上学,还得养一辆车,一年总共花了40多万元,生活很悲惨。

在家庭债务压力过大的背景下,中年人需要支付住房贷款、汽车贷款、养老、子女教育等费用。

一旦家庭资产评估水平下降,家庭收入下降,家庭的债务能力就无法持续。

不敢辞职,不敢生病,不敢生孩子,已经成为许多中国家庭的真实想法。

浙江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尹剑锋(音)表示,从国际比较来看,2016年中国住宅行业债务与劳动报酬的比率为90%,而2008年不到50%。在美国,这一比例在2008年为140%,2016年降至118%。

可以看出,尽管美国住宅部门正在去杠杆化,但中国住宅部门的杠杆正在增加,负债也在增加。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认为,中国家庭债务风险现在已经被忽视,监管当局应该像企业债务和地方债务风险一样给予同等重视。

根据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家庭债务研究小组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从2013年到2016年,中国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30.7%上升到44.4%,超过了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前的家庭债务积累率。

这不包括公积金贷款等其他渠道的家庭债务。如果把所有这些因素都考虑在内,到2016年底,中国家庭债务可能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张明认为,城市家庭的高杠杆率主要体现在中青年家庭。一些中青年人除了银行贷款外,通常还会向父母、网易彩票预测专家轩辕的亲戚朋友借钱。

现在,被迫以各种形式借钱在城市买房的中产阶级年轻人,尤其是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可能是中国家庭中杠杆率最高的群体。将来,这群人更有可能有家庭债务风险。

一旦资产资不抵债,供应被切断,贷款被停止,甚至会造成更系统的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