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公平贸易”吗?这不是“走向全球”吗?

庞中英关于当前的中美贸易谈判过程,我想从新的角度谈一点不同看法。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认为美国与全球的贸易是不公平贸易,好像过去的几十年,至少是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全球化”开始,世界对美国的贸易不公,所以,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发起了要求全球公正对美国贸易的战争(贸易战)。

根据这一点,目前的中美贸易磋商就是特朗普政府要求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更公平,即这是以公平为诉求或者目标的贸易谈判。

可是,从中国的角度,过去的与美国的贸易,中国真是对美国不公平吗?公平不公平到底是由美国单方面说的吗?我想这可能是中美之间从贸易战到贸易磋商耗时很长的一个原因:美国就是认定中国对美贸易不公,而中国则很难接受这种指责。

不过,这里真的有一个大的教训。

如果不健忘的话,我们知道,直到今天,仍然有一些分析家或研究家坚持认为中国是这次(美国发起的)“全球化”的“赢家”(winner),且是主要的“赢家”之一,而不是“输家”(loser)。

这一点,正是特朗普政府说中国对美贸易不公的起源。

特朗普尽管以前没有干过国务,执政时间不长,但却很懂外交,经常不是直接批评他说的导致贸易不公的贸易伙伴,而是批评他之前的从克林顿到奥巴马的美国政府。

他的意思是,他的三位各执政8年的前任美国总统养虎为患,让诸如中国等贸易伙伴占了美国的大便宜。

中国真的就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实际上,与美国等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中的国家一样,中国也是全球化的输家,而且很多全球化中的输家被严重忽视了。

最近,已经有不少中国学者改变了认为中国主要是全球化的赢家而莫谈中国在全球化中的各种输家,更加客观看待全球化对中国的深刻影响,尤其是也面对全球化带给中国的问题。

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如果中国的学者只说中国是全球化的赢家,且是最大赢家,就等于加强了美国特朗普政府关于中国对美贸易不公的逻辑。

有关中国在全球化中的巨大付出,或者全球化对中国的消极影响之一面,例如环境和气候变化、“资源诅咒”、分配不均、行业和国内区域失衡(如“三农”问题,中国“生锈”的省区之经济动能的失去和转型的困难)、留守子女和随城子女的缺少教育等,中国应该在与美国贸易谈判中强烈举出,说明中国与美国一样,都受到缺少人性面或者社会关怀的全球化的影响。

中国应该呼吁美国不要把全球化给美国的不公平或者不平等让“中国”作为替罪羊,从而制造另一种全球不公平。

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把全球化给美国社会带来的不公平和不平等让中国作为一个整体来承担责任,是不公平的,是一种错误的全球纠偏或者全球再平衡,是用错误的方法应对罗德里克说的“全球化悖论”(theglobalizationparadox),是舍本逐末,根本解决不了美国长期遭遇的“全球化悖论”。

有意思的是,这次中美贸易谈判,美国不但不谈中国的发展中国家情况,反而指责中国已经不再是发展中国家。

所以,从美国的角度看,中美贸易谈判已经不是“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和“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谈判,而是,赤裸裸的两个最大、巨大经济体之间的较量。

这种抽调传统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谈判,其后果是中美关系的“发展”基础或者支柱的被拿掉了,美国是把中国当做全面的“对手”或者战略性的“竞争者”来看待的,而且威胁,一旦谈判失败,就以非和平的手段(例如早已不符合WTO规则也对美国市场不利的高关税和制裁等)“伺候”。

从这个角度看,目前的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说明中美之间已经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而陷入这个“陷阱”的根源不是别的,是美国认定中国是“新兴(崛起)大国”之挑战者。

美国真的在“自我实现”诸如“修昔底德陷阱”之“预言”。

所以,未来几周即使中美达成治理这次贸易冲突的协议(不管这一协议的规模和范围如何巨大),这样的协议总的仍然是属于临时性质的,即“暂时妥协”(modusvivendi)(不管这一临时将持续多久)。

也就是下次更大、更严重的贸易战的间歇期的安排。

最后,我要指出一点,这次中美贸易战和贸易磋商发生在特朗普政府在转换美国外交政策(包括美国对外经济政策)之际。

分析中美贸易谈判及其前景不能忽略这个大背景。

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分亲疏,即使美国的北约盟国等也要缴纳更多的保护费(共同安全“责任分担”);放弃WTO等多边框架解决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冲突,不再相信全球经济治理的功用;竖起大墙挡住非法移民等国际移动,等等。

这表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达成的贸易协议要符合其总体的不同于以往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美国不想再继续充当世界的(包括中国的)最大的最终市场;美国与世界的纠纷主要通过美国运用尚存的超级权力扭转(霸权治理不是全球治理),逼迫世界就范;认为这个世界已经很乱且将继续大乱,美国一国之力非但治理不了乱世,而且,因为世界都滥用美国的“仁慈的霸权”,美国不想再付出太多,而是想新的“孤立”。

若是过些日子,特朗普政府真的与中国签署了不管是否是“史诗级”的贸易协议,这一协议不是规范、矫正已有的全球化的问题、让全球化在克服其悖论后在正确的轨道上继续,而是“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

实际上,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以及废除北美自贸协定(用新的美墨加协定替代)等已经是这样的“去全球化”,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将是特朗普政府“去全球化”进程的又一里程碑。

这就是预期的中美贸易协定的性质,希望各位论家不要误以为那将是一份新的全球化宣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