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主席吴敦义

李雯心国民党“大选”初选民调15日上午正式公布结果,高雄市长韩国瑜以44.8%的高支持度胜出,并领先支持度排第二的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约17.1%。

2020“大选”已进入后半程,并且民进党已早一步启动整合程序,韩国瑜恐不得半刻喘息就要快速投身到新的“战局”中。

“开战”之初,韩国瑜最先需解决的就是国民党的整合与辅选团队的组合问题,而与“党魁”吴敦义的合作则成为其中的关键一环。

吴敦义或继任国民党主席根据现行中国国民党党章第十七条的规定“本党党员为总统时,自其就任总统之日起即兼任本党主席,卸任总统时亦同免兼任之,不适用本条相关选举产生及任期之规定。

新任主席就职,原任主席之任期同时届满”,若韩国瑜胜选将同时兼任国民党主席。

初选结果未定前就有台湾媒体报道,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将于7月28日召开,正式宣布“大选”提名参选人,并将讨论删除党章有关“总统”兼任党主席的规定,据悉,党章研修小组对此具有高度共识。

换言之,修订后吴敦义可在韩国瑜赢得“大位”后继任国民党主席。

对此,有外界解读这是吴敦义的权力保卫战。

吴敦义于7月13日以Facebook的方式予以回应,主要表达了三层含义:一是担任党主席一职不是一种权力或是享受,而是一种责任,每月都要为党的经费烦劳,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议题;二是承担责任光荣,卸下重担轻松,对此其并无主观意见;三是目前国民党面临的最重要议题是能够重返执政,这是自己当前唯一的目标,望大家同心协力,全力以赴。

韩国瑜胜选第一时间即表达对党中央及吴敦义的感谢,并展现胸襟求团结,与吴敦义密谈,并寻求与朱立伦、郭台铭的会面,对于删除“总统兼党魁”条款的传闻表示尊重党中央及中常委的决定。

国民党中常委曾文培表示党章修正案经由党代表大会凝聚的共识,中常委一般不会反对,通过的概率很高。

然而党内对此仍然存在不小争议,认为这是吴系利用中常委多数优势巩固党内权力,也有党内人士担忧选务系统与党务系统“分而治之”会引发党的分裂性加剧,消耗选战的凝聚力。

党章的修订案及选务系统的组建有可能会成为初选后的又一个“茶壶风暴”。

吴敦义可成为解决国民党整合症结的关键要素之一国民党经历了一场“刀刀见骨”的内战后,初选裂痕亟待愈合。

而相较于自愈能力较强的民进党,国民党被外界解读具有分裂的DNA,愈合力差强人意。

目前,吴敦义、朱立伦等都表示会支持韩国瑜参选,但郭台铭至今表态暧昧,仍然留有脱党参选的空间。

另外,在初选前夕退出的王金平下一步的动向也为国民党的整合埋下了隐患。

基于国民党内部复杂的关系网络,吴敦义或可在国民党内部力量整合中发挥重要的“轴承”作用。

一是吴敦义在国民党最困难的时刻,通过四处募资助党度过难关,在党内具有较高威信。

民进党重新执政后,利用“立法院”多数席次的优势提案推动“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在“行政院”下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清查国民党党产,对国民党进行政治清算,导致该党一度濒临崩解的边缘,无力支付运转经费。

吴敦义四处筹措经费,积极筹谋国民党的再次崛起,不仅有苦劳也有功劳。

2018年“九合一”选举,在选战合理布局及“韩流”效应的催化下,国民党整体力量与气势得到较大幅度提升,与民进党的竞逐中再度形塑有利态势。

或因支持低一直低迷不振,在几位潜在“大选”参选人中处于“吊车尾”的位置,吴敦义在众说纷纭中明确表态放弃角逐“大位”,而位居“造神者”的位置。

二是吴敦义掌控“党机器”。

尽管韩国瑜通过初选机制赢得参选资格,但胜选的原因被解读为蓝营支持者的自主性压制了党中央的意图。

据悉党中央更倾向支持财力雄厚的郭台铭,而希望韩国瑜能够继续守住绿营的传统“铁票区”高雄。

选前多家民调公司所公布的民意支持数据也都显示郭台铭后来者居上与韩国瑜的支持度比较出现黄金交叉。

各界也开始质疑国民党初选民调的公正性。

一时间“黑韩”与唱衰的声音甚嚣尘上。

韩国瑜阵营推动进行了五场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打脸“黑韩”力量与质疑声音,也给党中央施加一定压力,以致党中央在此次的初选民调中特别注重民众监督,并反复强调公开、公正、透明。

可见,韩国瑜的胜出更多的是因为“韩粉”的内聚性强,而非党中央的坚决力挺。

然而在2020“大选”中,韩国瑜将受到民进党甚至连同“白色力量”的有组织、有体系地全面围剿,仅依靠“韩流”的热度助推是不够的,更需要国民党的整体组织动员力量注入,尤其要在选举中与“立委”形成互助的参选模式,更需要党中央的“穿针引线”,也需要党中央起到凝合剂的作用,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

而吴敦义作为国民党的“掌舵人”,可以最有效的调动党机器的运转,同时韩国瑜意在“封神”,而吴敦义致力“造神”,两者的诉求互补不冲突,存在较好地合作基础。

三是吴敦义可以分担权力争斗压力。

初选后,国民党还将面临选战体系的搭建、不分区“立委”提名的出炉及“立委”战斗力的提升等,势必面临新一轮的权力分配与组合。

吴敦义作为政坛老将,具有丰富的选战与力量组配的经验,可以在不同的战线形成分进合击的作用,提升整体战斗力。

同时,删除“总统兼任党主席”的条文有助于激励吴系力量及现有党中央在选战中发挥全力。

国民党的发展前景国民党的发展前景与2020“大选”的结果休戚相关。

韩国瑜若胜选,基于韩“非典型性”国民党人的特质,国民党或会进行新一轮的权力重组,甚至迎来新的转型,但党的根基能够得到保障,政治力量得到巩固甚至是扩张。

韩国瑜若败选,国民党恐将再度面临崩盘的风险,尤其“大位”之争与“立法院”席次之争双重失利的结果将使其遭到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的命运,再想崛起恐怕难上加难。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国民党的选举形势并不乐观。

其一,整合前景扑朔迷离。

据悉郭台铭在初选败选后已离开台湾,近期内不会与韩会面,而王金平则低调神隐至今,未正面回应,动向引人揣测。

尽管分裂意料之中,但影响仍然甚深,恐怕不是几次亲自拜会及言语上的礼尚往来所能化解。

郭、王窥测在旁,如芒在背。

一旦国民党出现脱党参选的情况,韩国瑜选情将受到严重冲击。

同时,尽管理论上韩国瑜与吴敦义的合作可以提升战力,但实践上仍然存在形成两个党中央的隐忧,需要韩、吴极高的政治智慧倾注。

其二,竞争力有所损耗,尚缺乏对青年选民的吸引力。

尽管“韩粉”的能量在初选中有所展现,但也因为激烈的“内战”,消耗了一定的有生力量,并且从韩国瑜的选民结构观察,其对政治参与度高的青年选民吸引力不足,仍需大力开拓。

其三,选情复杂性强。

2020“大选”有可能会成为选情最为诡谲的选举之一。

若柯文哲再加入战斗,将形成“三方逐鹿”的格局,基于“韩流”的震慑力,双方很有可能合力“对敌”,届时韩国瑜既要全力应对蔡英文排山倒海的攻击,又要防范柯文哲的“冷箭”,还有高雄大本营“罢韩行动”的推进,若再发生“后院起火”,党内力量“阵前倒戈”的情况,冲击将难以想象。

2020“大选”对于国民党来说是翻转政治版图,夺回执政权的重要机遇。

要彻底走出泥淖,并不是易事,需要蓝营各方势力的通力合作。

而吴敦义“掌舵”党机器的运转,自然具有责无旁贷的责任。

“九合一”选举后,吴敦义在党内的定位也一直成为热议话题之一。

党内的标签一改再改,从角逐“大位”的有利竞争者之一,到放弃参选的“造神者”,再到“密室协商”的主导者,还有“党内权力的捍卫者”、“团结的倡导者”等。

接下来吴敦义是否能与韩国瑜全力合作,赢得选举,开创新局面,成为最重要的关注点之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