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股票市场上激起一滩泉水

最近股市的升温和活跃的交易让人们期待着一个新的牛市。

然而,为了使当前的变暖形势持续下去,我们需要进一步巩固市场基础,解决许多制度缺陷和机制缺陷。

否则,瞬间的美丽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股市能否变得更有活力、更健康、更高效,能否改变不时出现的“死水”和“浑水”状态,取决于能否真正打破长期困扰股市健康发展的障碍。

走出“货币市场”股票市场,实现资源配置功能,有赖于融资机制的有效发挥。

然而,近年来,在旺盛的融资需求驱动下,股市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圈钱市”,打击了投资者信心。然而,近年来,在强劲的融资需求驱动下,股票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货币市场”,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a股市场自成立以来共募集资金5.32万亿元,而同期a股中小投资者获得的股息不到7000亿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研究,从2005年到2012年,只有2009年a股市场的经济增加值(考虑资本成本的投资效率指数)实现了正回报。

“这意味着,在大部分时间里,a股市场未能为股东创造比机会成本更多的价值。

融资和回报失衡严重破坏了股市生态。

”华信证券投资总监邱晏婴说道。

经济学家沃森(Watson)认为,就股息回报而言,a股明显低于国内定期存款利息和债务利息,而其他主要国家正好相反。这是由于价格发现机制的失败和股票价格结构的扭曲。

以代表蓝筹股的上证180指数样本公司和代表成长股的成长型企业市场公司为例。2013年,前样本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3.13%,但即使“沪港通”估值固定,截至8月16日的市盈率仅为7.7倍。

创业板2013年净利润增幅仅为10.92%,远低于市场预期,甚至未能超过a股整体水平。

然而,截至8月16日,市盈率仍高达62.82倍。

虽然创业板企业估值高有其行业特点,但与蓝筹股的差距太大,暴露出一定的问题。

“证券市场最大的问题是结构性扭曲。

沃森表示,a股的另一个异常之处是,“一些垃圾股往往比蓝筹股更受吹捧”。

接受采访的一些专家认为,经过几轮改革,股票市场的体制和机制有所改善,但市场生态尚未完全恢复。他们应该进行彻底的改革,促进股票市场实现投融资均衡和价格均衡,从而为股票市场创造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

“走出“货币市场”,恢复股市生态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从改革新股发行制度、建立投资回报文化、改善投资者结构和加强市场执法等多方面加以促进。

”邱晏婴说道。

寻找健康发展的关键(Key to Healthy Development)在业内一些专家看来,改变股市失衡、失败等慢性病的突破口之一在于引入长期资本,改变现有的投资者结构,然后创造一个更合理、更敏感的价值体系。

中国股市一直由个人投资者主导。目前,市场上80%以上的投资者是个人投资者。

这无疑是导致市场投机气氛浓厚的一个重要因素,使得价值投资的概念难以主流化。

尽管中国自1998年以来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国内专业投资机构的资金仍处于观望或外流状态。

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社保基金、养老基金、保险基金等长期基金的大规模进入,不仅可以为股市提供增量资金,而且由于风险偏好低、对收入稳定性要求高,有助于减少股市波动,培育价值投资理念。

然而,这些长期基金进入市场的前提是建立稳定的股利回报机制。

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助理所长曾刚表示,现阶段可以尝试一种刚性的制度安排来为投资者提供回报,特别是在蓝筹股市场,可以考虑规定上市公司净利润的一定比例必须用于现金分红。

股票市场建立了持续稳定的回报机制后,社保基金和保险基金进入市场的比例可以逐步提高,养老基金和公积金可以从市场中释放出来,长期基金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引入股票市场。

今后,根据市场的发展,强制分红制度将逐步废止。

“如果长期资本能够占到市场资本的30%-40%,将促进a股市场形成健康的价值投资理念,为企业的创新和转型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本,进而解决困扰股市多年的投融资失衡和投资回报率低的问题。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一名相关负责人表示。

让监督手回到原来的位置。此外,为了彻底改革股票市场,有必要下决心进行全面改革,特别是让监管回归原位。

“人们往往过于渴望在解决资本市场问题时迅速获得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好处,希望通过引入一些政策来实现多个目标。

但市场就是市场,太过行政化的东西,总是牺牲效率,因为投资者用脚投票。

”李迅雷说。

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不断的改革创新中发展壮大,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

然而,在资本市场上,管理的手仍然伸得太远。

监管机构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

“我们的市场仍然由行政部门主导,运作机制尚未完全商业化。

更重要的是,资本市场周围的生态环境不是市场化的,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外部环境也不是市场化的。

”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说道。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是毋庸置疑的,但改革过程极其艰难曲折。

针对目前新股发行中存在的问题,李迅雷认为应遵循市场规则,放开定价和节奏,让市场各方平等参与游戏。监管层不应错位。

然而,今年1月向前迈出一大步的市场化却遇到了“高价发行”和“套现”等问题,这些问题遭到了市场化的批评和退出。

从这个角度来看,监管的手应该伸到哪里?界限需要清楚。

“监管机构应该把重点放在加强对违法者的执法上。

“田慧富基金研究主管韩王献表示,目前,中国证券市场违反法律法规的成本太低,这将使坏硬币驱逐好硬币。

事实上,肖钢在就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后不久就提出了监管转型的想法。一方面,他简化了行政管理,分散了权力,另一方面,他放松了前端控制。一方面,我们会加强监管和事后跟进。

这不仅符合政府职能转变的改革方向,也符合资本市场本身的要求。

监管转型正在推进。只有在监管不缺位或不越位的情况下,才能促进股市的真正健康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