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鼓励监管令下的一些ICO项目转向海外区块链技术。

在监管令下,ICO盛宴戛然而止,相关平台开始整改或退出。

据了解,约50个ICO平台已发布相关整改公告,30多个平台已开始撤销业务、提供退款或回购服务,27个平台已宣布暂停或永久暂停ICO业务。

然而,9月12日,记者获悉,一些ICO项目团队开始将他们的职位转移到香港和海外地区,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亚和美国。

“由于监管不到位,整个市场混乱无序,我认为在中国停止ICO代币是非常正常和必要的。

”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合伙人表示。

他进一步承认,目前国外对国际博协的监管相对成熟和严格。例如,交易所在存放硬币时需要携带主链信息,包括硬币在内的所有信息都需要归档,这为高质量的ICO项目提供了土壤。

值得注意的是,提到ICO不可避免地让人们想起近年来备受关注的区块链技术。

然而,随着国际博协对金融市场的破坏,区块链技术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接受央行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为了区分区块链技术和ICO,区块链技术可以应用于许多领域和场景,包括一些社会管理领域。区块链不应等同于国际博协,研究和发展区块链技术的视野需要进一步拓宽。

北京大学光华大学教授刘晓雷更直言不讳地说,“让融资成为融资,让技术成为技术”。

区块链是一种技术手段,未来前景广阔,而目前在中国十分猖獗的ICO是一种融资手段。

近年来,一些国际博协项目已转移到海外,国际博协发展如火如荼。

据ICO发展报告2017年上半年统计,2017年上半年共完成65个ICO项目,融资规模相当于26.16亿元。

然而,由于缺乏明确的监管,一些传销组织使用概念来发行代币并进行交易。通过控制代币,他们创造了一夜暴富的神话,这给金融市场带来了一定的风险。

直到9月4日,中国央行发布了一份文件,要求立即停止一切形式的代币发行和融资活动。突然间,ICO盛宴突然结束,相关平台不得不开始调整或退出。

“监管层的亮剑在时机和内容上都是及时和必要的。

“我们已经关闭了之前投资的ICO平台,”该风险投资组织的创始合伙人表示。

不过,记者了解到,一些ICO项目团队开始将他们的位置转移到香港和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亚、韩国和美国在内的海外地区,并开始与海外交易平台建立联系。

例如,此前暂停交易的ICOCOIN在9月1日宣布,将正式登陆欧洲交易平台CCEX。

对此,上述风险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表示,目前,国内ICO项目伴随着许多”空航空货币”骗局,他们的大多数ICO项目在澳大利亚和韩国等国外市场已经成熟。

例如,澳大利亚的第一个ICO项目Hcash的主链和应用程序已经登陆。OMG支付,主要在东南亚市场,最近与麦当劳合作登陆泰国,即持有OMG代币可以在实体店购买实物。

“简而言之,数字现金可以与娱乐和消费场景一起使用。这样的ICO项目当然可以得到市场的信任,这种现场体验在国外已经成为现实。

”风险投资组织的创始合伙人说。

作为现金项目的早期投资者,澳大利亚尹柯资本的创始人许紫晶在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像现金这样一种情景应用的生态数字现金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种类型的区块链的代币总量是固定的,这有可能保存和增加价值。

随着其应用场景的扩展,其价值也会上升。

然而,他也坦言ICO仍然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不推荐任何普通投资者购买。

至少达到私募股权基金水平的合规投资者只能投资ICO,因为该行业的风险太高。

事实上,国外的监管环境并不比国内宽松。

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新加坡、日本和其他国家都发表了声明,并对ICO或“虚拟货币”进行了监控。

例如,今年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ICO的“投资者简报”。

证交会表示:“在某些情况下,数字现金是一种证券。如果没有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登记或豁免,其发行是非法的。

对此,上述风险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指出,可以说,国外高质量ICO项目的根本原因之一是严格规范的监管,如要求交易所在投放硬币时携带主链信息,要求包括硬币在内的所有信息都要归档等,为真正能创造需求和场景的项目提供了土壤。

区块链与国际奥委会不同。值得注意的是,在ICO禁令下,区块链的未来发展也备受关注,因为ICO项目出版商声称,该项目使用区块链作为发展的基础技术,从而融资。然而,尚不清楚区块链技术的研究是否真的只是一个链接平台。

“虚拟令牌本身没有区块链。它们只是“寄生”在其他货币的区块链,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进行注册。这为非法集资、传销和其他非法行为提供了便利,并形成了一些“空汽油硬币”。

根据上述风险投资机构创始合伙人的分析,真正的数字现金有自己独立的、能够自我维持的区块链和自己的代码库。

据悉,国内通过ICO募集的代币有EOS、OMG等等,均没有上线任何主链,仅是“空气币”。据报道,中国通过ICO发行的代币包括EOS、OMG等。他们都没有任何主链在线,只有“空汽油硬币”。

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人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所执行副总裁盛松成(音)也表示,大量没有未来的ICO项目本身甚至是欺骗,这不仅让投资者承担巨大风险,也让真正的区块链创业团队抱怨很多,事实上造成坏硬币赶走好硬币的不良后果。

刘晓雷还指出,禁令不允许通过ICO融资,但不禁止为区块链项目融资。

事实上,一个好的区块链技术应用项目不仅是由ICO资助的,也可以通过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等传统的融资方式来实现。

与此同时,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国内阿里、腾讯、百度等已经布局了区块链。

“目前停止ICO是必要和及时的。

然而,这并不妨碍相关金融技术公司、行业组织和技术公司继续研究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本身就是一项好技术。区块链的技术研究不仅可以通过ICO进行,还可以通过各种技术进行。

孙国峰坦言,“区块链不应该等同于ICO,研发区块链技术的视野需要进一步拓宽。

刘晓雷还指出,区块链作为一种分布式记账的技术手段,解决了分散认证的问题,在产权认证、钻石和艺术品真实性认证等诸多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同时,应用场景可以在支付、清算、记账、信用调查等方面找到。

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在这一技术逐渐成熟后,它将有广阔的前景。

盛松城还表示,中国仍应鼓励区块链技术,该技术已被世界机构、政府、企业、专家和从业人员广泛认为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创新技术。

然而,区块链在中国的快速发展是不可避免的。及时的监管干预是为了保护区块链工业,使其更加稳定。

发表评论